我的妺妺H伦浴室无码视频,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视频网站,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在线观看
    <pre id="5n1n5"></pre><pre id="5n1n5"><ruby id="5n1n5"></ruby></pre>

        <p id="5n1n5"></p>

        <pre id="5n1n5"><del id="5n1n5"></del></pre>
          <ruby id="5n1n5"></ruby>

              
              
              <track id="5n1n5"><ruby id="5n1n5"></ruby></track><pre id="5n1n5"><del id="5n1n5"></del></pre>
              <pre id="5n1n5"></pre>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人在上海,陰性,“靜止”了30天,卻筋疲力盡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22-04-18 訪問次數:59

              我的這一輪“靜止生活”是從3月15日開始的,比官方宣布以黃浦江為界正式開始封控的時間還要早很多,到現在已經整整“靜止”一個多月了。

              最初,我們接到的通知是封2天,期間做兩次核酸檢測。但等到48小時期滿,第二次核酸報告遲遲出不來,解封更是毫無消息。第三天,原本是我要去住院的日子,因為和醫生約好了在住院的第二天做甲狀腺手術。朋友為了陪護我,經過重重審批才請好假,術后要住院三天再修養一星期,十天空檔對打工人來說極其奢侈,我提前兩個月就開始騰挪手上的工作——可所有的準備在警戒線面前都失去了意義。

              在生活節奏被徹底打亂的那幾個小時里,我坐立不安,開始出現刻板行為,繞著自己為住院準備的行李箱轉圈,死死盯著群消息,每五分鐘切出去刷新一次核酸報告頁面,腦子里不停盤算,如果下一秒就解封,我來不來得及沖到醫院辦住院,如果來不及,我怎么和醫生聯系,下次什么時候手術,找誰陪護,工作又怎么再協調……千頭萬緒讓我的大腦幾乎要宕機。

              微信群里,鄰居們有人說從沒這么想去上班過,有人翻出筆墨紙硯準備寫字卻靜不下心,有人哀嘆再請假要被開除了,有人給自己的店打廣告,有人一遍一遍打市長熱線,得到的答案永遠是:等通知。

              第四天,我們終于等到了樓棟解封,但沒有人高興得起來,因為新的壞消息很快就像潮水一樣漫了上來——附近的菜市場發現病例而被封,從此封閉就成了常態,有時是封小區不封樓,有時是封樓不封小區,有時先封樓再封小區,有時會再反過來。

              2就這樣變成2+2……7也變成了7+7……14天膨脹得更快,變成每個今天都是嶄新的14天。

              我也終于不用為手術而焦慮了,因為醫生直接告訴我:醫院關了。我試探著問他:“我的病能拖嗎?”醫生謹慎地回復我“應該問題不大”。還沒來得及焦慮,我的注意力就被囤糧吸引走了,等再想到這茬,樓里的癌癥患者正在為出門去化療犯愁,我也就躺平等待了。

              因為職業的關系,我對自己獲取信息的能力很有自信。但斷斷續續封控以來,我卻發現自己所有的檢索技巧都失效了,因為現實總是比信息先到。

              每次都是親眼看到圍欄和警戒線、親耳聽到樓下喇叭喊話,才知道自己又被封了。

              第一次聽到喇叭聲是在晚上11點左右,樓下空無一人,只有一個社區工作者穿著紅馬甲騎著自行車穿行,在每棟樓下停留幾分鐘,沖著高層循環播放提前設置好的女聲電子音,提示核酸安排。我住的樓層高,即便開窗伸出頭,聲音也遙遠而斷斷續續,還帶著回響,像極了老式科幻電影的畫面。

              一開始,樓道還會貼出沒有蓋章的通知,后來通知也消失了。作為一個獨居的租戶,我像掉入荒島一樣慌張,那段時間,我每次下樓扔垃圾都要死皮賴臉聽一會門口的阿姨爺叔們聊天,從他們的只言片語里獲得線索,上海話聽力也因此突飛猛進。但很快,這種聚集也被禁止,足不出樓改成了足不出戶。

              以前,為了專注,我白天都習慣關著窗簾,戴著降噪耳機,而現在,只要外面一有風吹草動,我就戴眼鏡探出頭去觀察樓下動靜,時間久了,也摸索出了一些規律——警車來說明有糾紛,救護車來說明有急需救治的病人,公交車來說明在轉運,大巴車來說明要測核酸。

              這些推測并不一定對,但我卻非常需要它帶來的信息安全感。

              我在實體店買到的最后一筆物資,線索就是從樓下阿姨聊天中聽來的。那是一個不能出小區但可以出樓的空檔。

              我順著阿姨們給的方向找出去,遠處每隔幾米就會走過來一個人,手里提著大包小包,但是你往他們的來處看,只能看到一條被塑料圍欄截斷的死路,路上也很安靜,小區路邊小店的店門緊閉,如果不是白天,會誤以為自己身處聊齋現場。

              一個爺叔看出來我的困惑和遲疑,走過來小聲告訴我,那家米面糧油鋪里面有人,輕輕敲卷簾門就會給開。

              我試著過去敲敲,等了有幾十秒,果然門開了半人高的縫,我趕緊貓著腰進去,門又迅速被關上。店里像被洗劫過,裝雞蛋的空紙殼鋪了一地,冰柜空空如也,貨架上只剩幾包紅棗之類的干貨。我在幾平米的店里來來回回轉了至少五分鐘,睜大眼睛試圖從犄角旮旯里發現被遺忘的寶藏,但很顯然,比我消息更靈通的阿姨們不會留給我這樣的機會,我只好很不甘心地提了一箱牛奶回家,但在之后的很長時間里,它成了我的蛋白質主力來源。

              不知道下一頓在哪里的匱乏感很可怕。我越買不到食物,就越焦慮,越焦慮就越容易餓,餓了之后看看捉襟見肘的儲備,心一直懸著,就越覺得怎么吃都吃不飽,陷入“餓”性循環。

              封閉以來我第一次崩潰,是因為珍藏的兩顆西紅柿長毛了,我對著它們愣了幾分鐘,甚至想過用熱水燙一燙能不能拯救。

              從此我養成一個習慣,每天晚上都要把冰箱里儲存的食材一一拿出來聞一遍,第二天吃什么全根據緊迫性決定,因此我吃了幾個頗有創意的搭配,比如西葫蘆炒白蘿卜、黃瓜炒蘑菇。

              還有一次,團購的水果盲盒來了,拿到手后,里面的一把香蕉都被壓傷了,眼看命不久矣。那天晚上,我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酒精把外皮都擦了一遍消毒,然后一口氣把五根都吃掉了,抵了一頓飯。

              最窘迫的一天,我只剩一包金針菇、三片午餐肉。好巧不巧,金針菇是我唯一不喜歡吃的食物。我和在長寧區的發小說:“我感覺自己被金針菇強奸了?!彼f:“好巧,我正在被胡蘿卜強奸?!?/span>

              好在,那天晚上社區的物資終于來了,我短暫得救,可看著那整袋的大米、整桶的油,心情不由地又沉重了幾分——這絕不是即將解封的人應該收到的東西??!

              人在上海,陰性,“靜止”了30天,卻筋疲力盡 (baidu.com)

              全局浮動內容
              1357088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