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妺妺H伦浴室无码视频,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视频网站,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在线观看
    <pre id="5n1n5"></pre><pre id="5n1n5"><ruby id="5n1n5"></ruby></pre>

        <p id="5n1n5"></p>

        <pre id="5n1n5"><del id="5n1n5"></del></pre>
          <ruby id="5n1n5"></ruby>

              
              
              <track id="5n1n5"><ruby id="5n1n5"></ruby></track><pre id="5n1n5"><del id="5n1n5"></del></pre>
              <pre id="5n1n5"></pre>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五音療法也須辨證施樂,對病選曲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22-04-19 訪問次數:81

              《黃帝內經》:“五臟之象,可以類推,五臟相音,可以意識”;五音通五臟,即角調式音樂有“木”之特性,入肝;徵調式音樂有“火”之特性,入心;宮調式音樂如“土”般廣厚,入脾;商調式音樂有“金”之特性,入肺;羽調式音樂有“水”之特性,可入腎。

              但五音療法并不是單純用特定的音樂去一一對應治療疾病,首先將音樂進行五行分類,再根據曲調風格和節奏又將這五種調式分為陰曲和陽曲,根據《中國天韻五行音樂》陰陽分類,結合患者不同體質進行辨證施治,再根據臟腑陰陽盛衰選擇相應的音樂,用音樂的陰陽屬性補偏救弊,平衡陰陽。

              《黃帝內經》則首次提出并系統闡述了“五音療疾”理論,奠定了五音療疾的理論基礎。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肝主目,……在音為角;心主舌,……在音為徵;脾主口,……在音為宮;肺主鼻,……在音為商;腎主耳,……在音為羽”,指出角音通肝、徵音通心、宮音通脾、商音通肺、羽音通腎。

              《晉書·樂志》曰:“是以聞其宮聲,使人溫良而寬大;聞其商聲,使人方廉而好義;聞其角聲,使人惻隱而仁愛;聞其徵聲,使人樂養而好施;聞其羽聲,使人恭儉而好禮”。

              五音與中醫理論結合,可使經絡臟腑共振,調理情志,通過樂音的療愈及音樂與人體經絡臟腑的共振而達到醫治身心的目的 。

              《靈樞·陰陽二十五人》中介紹了五形人的不同特點,與五音相對應,即土形人選宮音,金形人選商音,木形人選角音,火形人選徵音,水形人選羽音。

              對于五志過極所致之證,結合情志相勝理論,采用順其臟腑施樂法,辨證論治,怒傷肝,使用角音;喜傷心,使用徵音;思傷脾,使用宮音;憂傷肺,使用商音;恐傷腎,使用羽音。

              同時怒傷肝,悲勝怒;喜傷心,恐勝喜;思傷脾,怒勝思;憂傷肺,喜勝憂;恐傷腎,思勝恐。

              根據五行相克,施樂原則為怒傷肝,悲勝怒者用商調;喜傷心,恐勝喜者用羽調;思傷脾,怒勝思者用角調;憂傷肺,喜勝憂者用徵調;恐傷腎,思勝恐者用宮調。

              五行、五音與季節、情志及自然界的生命活動之間都有著內在聯系,五調式音樂又有太類、少類和正類之分,其中太類主瀉,少類主補,正類則平調陰陽、平補平瀉。

              在實際應用中要根據五臟-五音-五志的匹配關系、人體與環境的關系及“生克乘侮”規律科學地選擇音樂,即辨證施樂,對病選曲。

              音樂是天地和諧、陰陽調和的產物,早在遠古時期,中國古代勞動人民便采用音樂來疏通經絡、祛病強身。
              五音療法起源于人們的日常生產和生活實踐,具有堅實的理論基礎和豐富的實踐經驗。

              現代研究應不斷傳承與發掘中醫傳統五行音樂療法,立足于我國傳統音樂療法的理論基礎,同時結合現代醫學研究方法,不斷地豐富和完善其理論,指導其更好地應用于臨床實踐。


              I 文章聲明

              本文部分資料參考下方12處,本文僅供學習用,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文中方藥僅供參考,請在專業中醫師指導下辨證用藥,切勿擅自試藥!

              ① 《中醫五音療法干預糖尿病前期的應用價值探討》,作者朱玲,富曉旭,李安石,彭思涵,光明中醫. 2018,33(15)

              ② 《五音調護配合生物反饋治療排便障礙型便秘的護理研究》,作者何炎琴,陳慧,李春平,福建中醫藥. 2019,50(03)

              ③ 《五音療法治療抑郁癥臨床觀察》,作者王曉紅,張海蘭,李姣瑩,中華中醫藥學刊. 2015,33(09)北大核心

              ④ 《觀察中醫五行音樂治療混合性焦慮抑郁障礙的效果》,作者蔡一劍,世界最新醫學信息文摘. 2018,18(70)

              ⑤ 《體感音樂低頻聲波對30例健康人肺經及大腸經循經微循環影響研究》作者張波,郭雁冰,李玉華,李潔,楊戈,李新艷,司英奎,劉亞峰,陳雪,許繼宗,遼寧中醫藥大學學報. 2014,16(07)

              ⑥ 《體感音樂低頻聲波對30名健康人脾胃經循經微循環的影響》作者許繼宗,湯心鈺,郭雁冰,李玉華,李潔,楊戈,李新艷,司英奎,劉亞峰,陳雪,張波,中華中醫藥雜志. 2014,29(10)北大核心CSCD

              ⑦ 《體感音樂低頻聲波對30例健康人肝膽經循經微循環的影響研究》,作者劉亞峰,湯心鈺,郭雁冰,李玉華,李潔,楊戈,李新艷,司英奎,張波,陳雪,許繼宗,成都中醫藥大學學報. 2014,37(04

              ⑧ 《音樂電針治療與磁療對腦卒中后睡眠障礙的影響》,作者周梅君,范寒院,李淺峰,黃智勇,梁偉容,中國實用神經疾病雜志. 2016,19(13)

              ⑨ 《中醫五音療疾述略》,作者艾茜,湖北民族大學學報(醫學版). 2021,38(04)

              ⑩ 《淺析音樂結合針刺療法治療中風后遺癥》,作者陸楊彤暉,丁淑強,中華針灸電子雜志. 2021,10(04)

               《音樂護理在產房中的應用體會》,作者彭傳琴,陳江津,彭傳華,陳賽,醫學理論與實踐. 2012,25(06)

               《基于五臟相音的音樂療法在中醫診療中的應用研究》,作者張曉芳,廖凌虹,中華中醫藥雜志. 2020,35(07)北大核心CSCD


              全局浮動內容
              1357088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