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妺妺H伦浴室无码视频,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视频网站,表妺好紧竟然流水了在线观看
    <pre id="5n1n5"></pre><pre id="5n1n5"><ruby id="5n1n5"></ruby></pre>

        <p id="5n1n5"></p>

        <pre id="5n1n5"><del id="5n1n5"></del></pre>
          <ruby id="5n1n5"></ruby>

              
              
              <track id="5n1n5"><ruby id="5n1n5"></ruby></track><pre id="5n1n5"><del id="5n1n5"></del></pre>
              <pre id="5n1n5"></pre>
              公司新聞 Company New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任正非為何總唱衰華為?因為有個魔鬼名叫“熵”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9-10-03 訪問次數:2398

              熵本來是一個物理學、熱力學的概念。

              熵的定義:封閉的熱力系統中不能做功的一定熱量的能量的計量單位,也就是指封閉系統中對無序和隨機的計量單位。這聽起來很拗口,其實我們只要記住,它的基本含義就是:混沌、有序性的衰減、惰性、混亂遞增、不明確、衰敗等等。

              例子:溫水變涼。

              有一鍋溫水放在那個地方,除了它的溫度會自然地降低之外,水分子的運動狀況是趨于無序的。我們通常把這種水分子無序運動的狀況稱為布朗運動,就是沒有方向、沒有目標、隨機性的運動。我看到有人寫博客說,“星期天待在家里頭沒事,我只好在家的附近做布朗運動”,也就是在閑逛。

              什么是熵增定律呢?

              1854年,一位叫克勞修斯的德國人,首次提出了熵增定律的概念。他認為在一個封閉的系統內,熱量總是從高溫物體流向低溫物體,從有序走向無序,如果沒有外界向這個系統輸入能量的話,那么熵增的過程是不可逆的,最終會達到熵的最大狀態,系統陷入混沌無序。

              因此,熵增定律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令人絕望的物理定律,因為我們的宇宙也是一個封閉的系統,而封閉系統總是會趨向于熵增,最終慢慢達到熵的最大值,出現物理學上的熱寂,變得像沙漠一樣。

              熱力學有兩個定律,第二定律聽起來跟第一定律有點矛盾。

              • 第一定律:宇宙的整個能量是守恒的。
              • 第二定律:在一個封閉的系統里,系統的能量以及與能量相關的有序性是遞減的。

              熱力學第二定律告訴我們,在一個系統里,無序性或者是說有序性的遞減是一種宿命,它是一個無法擺脫的類似于詛咒的東西。它有點像地球上的任何物體都沒辦法擺脫地心引力一樣。

              任何一個系統,都永遠受制于一種命運,那就是無序性,混沌性是它的歸屬。所以有時候熵也被稱為熵死,死亡是最終的歸宿。

              叔本華說:人一出生就開始了死亡的進程。只不過是這個周期相對比較長,所以我們就容易忘記這樣一個結果。其實,這個結果是一直擺在那兒的。

              熵與管理學

              熵本來是一個物理學的概念,但是有很多管理學家都把它引入到管理學領域。第一個把熵的概念與對組織研究結合起來的管理學家是德魯克。

              邁克爾·波特說過,在生物有機體中,生命能量的消耗始終是為了治療和維護一種精巧的次序,一個企業組織是由人所形成的網絡來構成的,它具有絕對的陷入更大混亂狀態的傾向。假如對這個組織不采取任何措施,它便會處于混亂狀態之中,這一基本原理有力地說明了管理的重要性。

              任正非整個管理思想的核心就是熵。有一次他聽中國人民大學的一個教授在講熵與管理的問題,便對這個概念一見鐘情。他突然明白,自己以前所講的很多東西都可以濃縮在熵這樣一個概念里。

              我們知道,在中國的企業家當中,任正非是少有的經常唱衰自己企業的企業家。

              我們最早讀到的任正非的文章是《華為的冬天》,在2012年的時候,他有一個很重要的講話,叫《華為的2012》。聽起來好像是他始終在唱衰華為,當然實際上不是在唱衰華為。他是比較清醒地意識到,華為作為一個企業,和所有其他的企業一樣,始終存在一個巨大的陰影,或者說有一個看不見的魔鬼隨時在側,這個魔鬼就是熵。

              熵就是繁榮的反面,興旺的反面,有序的反面。所謂繁榮,不過是熵處于最隱性的狀態,它隱身了,不一定不存在,隨時可能顯化出來。而且最要命的是,它始終不會離開。所有的生命體、所有的組織的最終結局都是熵。

              有一篇文章題目就叫《華為之熵》。其中有一段話是這樣來描述熵的:一個非活的系統被獨立出來,或是把它置于一個均勻的環境里,所有的運動由于周圍的各種摩擦力的作用都將很快地停頓下來,電勢或化學勢的差別也消失了,形成化合物傾向的物質也是如此,由于熱傳導的作用,溫度也變得均勻了。由此,整個系統最終慢慢地退化成毫無生氣的、死氣沉沉的一團物質。于是,這就達到了被物理學家們稱為的熱力學平衡或“最大熵”的狀態。

              叔本華說,一個活的生命從一開始就被判處了死刑,只不過這個死刑是被緩期執行的。

              有一句話說,“醫生能治你的病,不能治你的命?!贬t生沒辦法解決死亡的問題,他只能延緩你的死亡。這注定是一種暫時性的,用不斷的努力證明自己最終無法成功的一種方式。聽起來是一種很悲觀的世界觀。

              其實管理對于組織與醫療對于人體是同一回事,管理無非就是治療和維系系統的有序狀態。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管理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對抗熵增的趨勢,或者說盡可能地暫時地減少熵。當然我們也可以說,管理就是如何增加企業的生命力。

              永動機

              熵這個概念是在1854年由一個叫克勞修斯的物理學家提出來的。有了熵這個概念,我們就知道世界上沒有長生不老的東西,也不可能造出一臺不需要能量便能自己運行的機器。但是,一直到20世紀,都有很多人在幻想造出一臺不需要持續輸入能量,就可以永遠自動運行的機器。這種機器它有個名字叫永動機。

              如果我們真正明白了熱力學第二定律,就不會去犯傻做這樣一臺機器。原因很簡單,我們在說熵的概念的時候,有一個限制條件,叫一個封閉的系統。封閉的系統,就是說外在的能量沒辦法進入這個系統中來。當外在的能量沒法輸入進來的時候,這個系統本身的有序性就會逐漸減弱,直到最終歸于一種靜態的平衡,這種靜態的平衡其實就是死亡,或者叫熵死。

              系統持續地運轉只有一個辦法,讓它從封閉變成開放,不斷地從外面輸入能量。

              例子:冷水變熱。

              一鍋冷水,你要冷水鍋里頭冒熱氣,你想讓一鍋在做布朗運動的水分子朝著一個固定的方向運動,那就需要在下面加一堆柴火,給它輸入能量。

              原來做布朗運動的水分子只朝一個方向進行運動,到一定時候,那這鍋水就開了。我們說這個水沸騰,其實就是所有的水分子都朝一個共同的方向運動,它就沸騰了。

              負熵

              負熵是指混沌和無序狀態的減少。負熵是熵的反面,熵本身對我們來說是一種負面的東西,負熵,負負得正。負熵的形成就是外來能量的輸入,這句很拗口的話可以翻譯成一句很通俗的話,就是一個孩子,如果不吃東西,就會餓死。一個鮮活的肉體就會變成尸體,尸體就是一個達到了靜態平衡的生命體。

              每個生命體,每個組織,只要存在,就處在一個看不見的傳送帶上。就像我們人一出生就站在了一個傳送帶上,傳送帶的盡頭是火葬場。我們能做的事:第一,意識到這個傳送帶的存在;第二,意識到這個傳送帶的方向。

              人以各種努力,盡可能地朝傳送帶相反的方向跑,跑的結果當然不是最終逃離火葬場,它只是延緩我們走到那個終點而已。組織也一樣,不管現在是如何繁榮昌盛、風光無限,都是站在一個它可能意識到,可能沒有意識到的名字叫作熵的傳送帶上。如果不做任何努力,就會很快到達那個終點。

              任正非的在商言“熵”

              在任正非看來,所有的管理、經營行為就是為了達到一個目的——防止組織生命力的衰減,抵擋組織從有序趨于無序,避免組織逐漸走向混沌,直到死亡。

              所謂的管理,首先是發現和意識到組織是處在這樣一個傳送帶上。其次是采取各種措施,朝著熵的相反方向,以對抗熵增的趨勢。當然,這種對抗只是暫時有效。

              當然我們說到熵的時候都有一個限制條件,就是封閉系統。其實,管理不僅僅是延緩一個組織的衰敗,還是如何從一個封閉的傳送帶上突圍,讓自己成為一個能夠從系統外輸入能量的組織,這樣我們就會大大地改變組織的生命周期,讓組織的魂從原有的生命體當中脫離出來。

              任正非為什么時不時地在唱衰自己的企業?其實他不是在唱衰自己的企業,而是他意識到衰不是唱出來的,衰是一種宿命。只有意識到這種衰的宿命,你才會采取決絕的努力來避免組織從興盛快速地走向危機,直至死亡。

              全局浮動內容
              13570880178